腾讯新闻新闻 > 国内新闻 > 深度报道 > 正文

南阳同城交友找情人

2016-10-01 16:35:54腾讯传媒我要评论(0)
字号:T|T

南阳同城交友找情人是口碑相传的男女交友网站,专为同城男女提供方便的同城交友服务,免费注册,诚信安全;主打同城约会的交友方式,交友遍布全国332个地区,其中70%为白领会员,是都市男女的最佳交友选择。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成都听力残疾儿十年如一日照顾植物人父亲(图)

易杰精心照顾瘫痪老爸。

今年32岁的易杰,是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

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近日,易杰因为“孝老爱亲”的感人事迹,候选成都第四届道德模范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易杰有点得意,认为这是他特有的魔力,能听到父亲精神世界仅有的那么点回音。

瘫在床上的父亲是一个植物人,大学毕业10年,他也这样忙碌照料了父亲10年。家住成都龙泉驿区洛带镇的易杰,如今又将病重的外婆和年幼的表弟接到身边。

自身也有残疾的他,是一个外表文弱的大男孩,就是这样一个大男孩,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,放弃读研究生深造,用柔弱的臂膀,支撑起一个经历诸多磨难的家庭。

残疾的他 为照顾父亲放弃考研

今年32岁的易杰,目前是洛带镇的一名残联专职干事。实际上,很多乡邻知道他是一个听力四级残疾的80后,也知道他是重点大学毕业生。但鲜有人知道,他在家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植物人状态的父亲。

2002年,易杰以优异的成绩被四川大学化学学院录取。2006年,毕业1年后的他萌生了考研的打算,可正当他全力复习时,却得到当老师的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晕倒的消息。

易杰的母亲赖乾美也是一位老师,她清楚记得是那一年的12月5日,丈夫晕倒后,被诊断出动脉瘤。经过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长达半年的住院及先后两次手术治疗后,父亲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造成了全身瘫痪,也失去了智力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从那一天开始,父亲再也没说过话,也从那天开始,易杰的人生发生剧变,因此放弃考研,把相当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到了家庭,担起了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耐心的他 10年坚持精心喂食

22日,易杰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。和其他同龄人完全不同,他自嘲说,自己每天生活是模式化的,几乎完全一样。甚至时间节点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这全是为了照顾父亲。

早上7点,他和母亲匆匆起床先用棉签清洗父亲气切口周围,换上新纱布,再换洗下身,换上新尿布。母亲打水洗脸,他则给父亲做早餐。成为植物人后,父亲舌头僵硬不会吞,喂水都比较困难,早餐是用牛奶和玉米粉打磨的流食。

喂食是一个挑战,但喂了10年,易杰已很麻利了,但一般也要20分钟到半小时。早些年父亲情况糟糕的时候,只能从鼻孔灌,没足够的耐心,很难坚持,在他看来,如今这样喂食,已经算轻松了。

早上的“工序”忙完了,易杰匆匆赶去上班。单位就在镇上,骑车10来分钟就到,母亲一直留在家中,每隔2小时给父亲翻一次身。说到这个细节,易杰很难过,他心疼同样身体不好的母亲。翻身,这个每天重复的动作,要使很大的劲,母亲力气小,翻一次就气喘吁吁。易杰要上班忙工作,中间的这段时间,却也只能交给母亲。

细心的他 每夜睡觉自带“闹钟”

22日中午,易杰匆匆回到家,当天他给父亲做的是打碎的米饭加肉,然后再去上班。

晚上到家的时候,按日期是“大洗”,这个每星期要做三次。易杰还忙着给父亲剪指甲,这个工作也特别难,变成植物人后,父亲的手握得特别紧,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抠开。

喂饭、翻身、换洗……一系列几乎固定的程序走完,易杰才能上床睡觉。

但他几乎没睡过完整的夜觉,特别是这几年母亲身体也不太好,他为了不让母亲半夜起身,就让自己每隔2小时起一次床,到父亲的房间给他翻身。

刚开始的时候,他设置了闹钟,慢慢变成习惯后,如今他哪怕睡得很沉,到了时间点也会自动醒。10年一路走来,易杰早已习惯每天这样的生活,并因此落下了手腕风湿的病根。

不只伺候全瘫父亲

他还要照顾三代老小

人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易杰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的?

这或许要从“老易”的这个称谓说起。易杰告诉记者,自从父亲成为植物人后,床前他就不再喊“爸爸”,而是“老易”。他觉得只有他喊爸爸,母亲和其他人不会这么喊,而用“老易”这个称呼,更有利于父亲的反应。

“老易,笑一个。嗨起来!”“你看看,他嘴角扬起了。我们爷俩,是有互动的。”看到父亲的反应,易杰很开心。他说,他很爱父亲,更懂得父亲因为他从小的听力残疾而承担的压力,父亲担心他的耳朵将来上不了大学,在业余做了许多工作挣钱,好给他做手术康复。回想着自己上了大学,父亲为了给他筹生活费,而向单位申请值夜班……因此,再大的苦难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而今年初,易杰又遇到了更严峻的挑战。住在茶店镇山村里的年迈外婆身体越来越差,几年前他的舅舅意外过世,舅妈不久后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音讯,撇下几岁的儿子给外婆一个人照顾。看到这种情况,易杰和家人商量后,把外婆和10岁的表弟也接到了家中。如今,易杰不但承担起照顾父亲的重担,还安排外婆在家附近的医院看病照料,也安排好表弟的上学读书。

照顾三代老小,他作为家里唯一的成年男子,用臂膀扛起了家里的大山。说到这一切,易杰很感谢他的妻子,赖乾美也夸赞她的媳妇,认为这个女娃子心肠好,前几年和自己儿子结婚前,就知道这个家庭的情况,但女娃子接受了这个家庭。如今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易杰的妻子和他有大概的分工,妻子主要全力负责带好小女儿,有时候特别忙的时候,她也会帮公公喂饭。谈及自己的丈夫易杰,她有点不好意思,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,是个大孝子,对她和女儿也好,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记者 李逢春

摄影 吕甲

1

[责任编辑:HIs0]